歡迎訪問:影音先鋒能用的網址你懂的2018-求影音先鋒2018能看的網址-影音先鋒2018av網址你懂的-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!

當前位置:首頁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校園小說  »  【淫欲宿舍】【作者:潛龍】【完】

前言:小美剛回到學校宿舍,手提電話隨即響起,原來是信瑞的電話,電話里說,今晚他的室友志強因家中有事,要馬上回去,今晚不回宿舍了。

  信瑞得此消息,不啻喜從天降。

  志強才踏出門口,便急巴巴的給電話小美,把事情告訴了她,叫她待得男生宿舍的看門阿伯離去后,便立即過去。

  接了這一通電話,小美竟比信瑞還要來得高興,連忙問道:「這樣說,今晚我可以在你那邊過夜了?」信瑞立即回答是,原來這正是他來電話的原因。

  小美放下電話后,歡喜得跳了起來。

  室友玲玲看見,笑道:「這么開心,敢情是信瑞的電話了。你剛才說去他那里過夜,莫非志強今晚不在?」小美打了她一下,嗔道:「好啊!你怎么偷聽人家。」玲玲笑道:「你得意忘形,說得這么大聲,便是鄰室都聽見了,還在怪人家。」小美啞口無言,笑道:「是么!我剛才真的這么大聲?」玲玲也懶得回答她,側著頭向她做了個鬼臉,陰陽怪氣道:「今晚你可有得樂了,記緊叫信瑞披甲上陣,穿戴雨衣,到時你一槍中的,可有得你受了。」小美道:「信瑞從來不戴套的,肉著肉的干,這樣才夠爽嘛,尤其是射精那一刻,熱呼呼的,美死了,所以我寧可自己吃藥,也不準他戴這勞什子。」玲玲嘴兒一翹:「原來你這個小淫娃早已有備無患,難怪你如此肆無忌憚。」小美道:「這個當然。我不與你說了,先去洗個澡,把小穴弄得乾乾凈凈,今晚會情郎去。」玲玲啐了她一口,自故自的跑到計算機桌去。

  她沒有男朋友,上網便是她唯一的愛癖。

  小美找起衣服,一溜煙跑進浴室,這回一進去,足有半小時才出來。

  玲玲回過頭來,笑道:「你進去這么久,莫說妹妹里面,就連妹妹的頭發也給你磨光了。」小美道:「是又怎樣,那里是女人的寶貝,自然要好好護理。」玲玲見她一身運動衣打扮,白色運動短袖衣,紅色短褲,見了不由一笑,問道:「你這身衣服從哪里弄來的,平時怎不見你穿著,今晚想和信瑞先打完球,再回去大戰么?」小美抖一抖那件運動衣的衣腳,笑道:「這是兩年前的運動校服,我今晚這身打扮,便是碰上留夜的老師,也有藉口說是出來跑步,便沒人懷疑我是去男生宿舍了。」玲玲搖頭笑道:「真虧你想得到。」

  話后繼續劈劈啪啪的打著鍵盤。

  便在這時,墻角的電話忽然響起,小美跳了起來,飛也似的奔將過去,只道這是信瑞的電話。

  小美找起聽筒,正要開聲,豈料電話里傳來一個中年男人的聲音,小美正要沖口而出的說話,聽后立即打住。

  來電的人,竟然是班主任李老師,說有些功課上的問題要找小美,叫她攜同今日的英文作業,馬上到他老師宿舍去。

  小美無奈,只得答應。

  放下電話,不禁納悶起來,心想不知發生了什么事情,接著想起信瑞的約會,更是不知所措,皺眉沉思:「是否該先給他一通電話呢?」但回心一想,老師叫我前去,相信該不會待得太久吧,況且男生宿舍便在教師宿舍旁,數十步便可到了。

  現在時間尚早,不妨先去見了李老師,八時后再去找信瑞便是了。

  事情決定了,便不再多想,在書桌拿起英文作業,跑出女生宿舍。

  學生進教師宿舍,向來都是自出自進,沒人多管,來到李老師的門口,小美深深吸了一口氣,才輕輕敲門。

  不一會,房門打開,開門的是個身才略胖的矮個子,正是那個李老師,只聽他道:「你進來坐吧。」小美戰戰兢兢的走了進去,李老師叫她在餐桌的椅子坐下,遞了一支筆給她,問道:「英文作業可帶來了?」小美接過筆,點了點頭,把作業放在餐桌上。

  李老師在她身旁坐下,取過她的作業,一面揭開作業,一面問道:「你昨日遞交的英文作業,我已經給了分,還在作業里改正了,你今日有沒有看過?」小美搖了搖頭。

  李老師看見,不禁長嘆一聲,打開一頁道:「你看,連這么淺的題目也不懂,你近日究竟怎么了。」小美不用探頭過去,已見作業到處都是紅筆,一時臉紅起來,那還敢多出半句聲。

  李老師指著一行紅字道:「anewdemocraticrevolution。即是什么?」小美呆了一刻,咬著指頭搖了搖頭。

  李老師長嘆一聲:「初中的課本便有了,這一句即是『新民主主義革命』,你下一年便要進大學了,連這樣簡淺的英文也不懂,莫說你考不上大學,就是想再讀多一年,以你現在的成績,恐怕本校也不會讓你留下,你明白我的意思嗎?」小美終於點頭了。

  李老師坐直身體,搖頭道:「你前兩年的功課雖不算很好,但在班里也屬中等之列,但今個學期起,竟然一落千丈。是否因為認識了男朋友,終日只顧卿卿我我,連書本也不理了。」小美心里一跳,忙道:「沒有喔。」

  說完連隨垂下頭。

  「是么?」

  李老師鼻哼一聲,「據我所知,你和班上的張信瑞交往得很密,不會錯吧?」小美心兒一跳,老師又怎會知道這事?心想他既然能說出來,自然有足夠的證據。

  想到這里,只好裝聾扮啞,紅著臉不開聲。

  李老師道:「你若不肯和我說實話,我只好把你在校里的情形,從頭到尾和你父母說,好叫他們管教你一下。」小美聽見這句話,這一驚可非同小可,若真是這樣,給父母斥罵當然少不了,若說不好,恐怕連信瑞也無法再見面了。

  她現在和信瑞正打得火熱,信瑞在她心里,便如心頭之肉,若不能再和他交往,真比死去還來得痛苦。

  言念及此,當即懇求道:「不可以啊,萬萬不能給我父母知道!老師,我求求你,不要告訴我父母知,好么?」立即使出撒嬌這一招,望老師心軟,收回成命。

  李老師板著嘴臉,道:「你老老實實和我說,你是否和張信瑞交往?」小美到這地步,也只好實話實說,緩緩點頭,眼睛卻不敢望他一眼。

  李老師又道:「交往了多久?」

  小美低聲道:「半年……」

  李老師忽然爆出這一句:「半年!你們交往只有半年,便已經發生肉體關系,可厲害得很啊。這個年頭的年輕人,成什么體統!」小美聽得大驚,那肯直認,連忙開口否認。

  李老師搖頭道:「你不用騙我了,上星期我親眼見你和他從時鐘酒店出來,便是東區公園附近那一間,我說得對吧?」「完了……」

  小美眼前一黑。

  「是不是?你聽見我問你嗎!」

  李老師半點也不肯放過。

  小美自知再無法否認,只好蚊吶似的低聲道:「是……」「現在的年輕人真是大膽,竟敢公然出入酒店。我再問你,你除了和信瑞外,可有和其它男人做過?」小美當然不說,只不住搖頭。

  李老師又搖了搖頭,嘆道:「我不相信,像你這樣漂亮迷人的女孩,追求者又怎能會少,況且你這年紀,正值情竇初開,又怎會乖乖的不為所動。你若不再老實說,我只好去問你父母了。」小美再不敢隱瞞,垂著頭道:「前兩年確有一個,但現在沒有來往了。是真的,除了他和信瑞兩人,再沒和其它人了……」李老師笑問道:「再和其它人做什么?」小美囁嚅道:「就是做……做那個嘛……」

  李老師道:「你今年該是十八歲吧。年紀輕輕的,性經驗倒也不少。究竟你和他們兩人共做了多少次?」小美搖頭道:「人家怎……怎記得起嘛。」

  李老師笑道:「多得記不起來了。你和信瑞才半年日子,總會記得吧?」小美低聲道:「約莫……約莫十多次吧,但真的記不起啊,老師不要再問我好么?」這時小美已羞得無地自容,卻又不能不答他。

  李老師點頭道:「我最后再問你一次。今晚你是否約了信瑞?」小美聽得一呆,連忙搖了搖頭。

  李老師哼了一聲:「又來騙我了,你若不是約了信瑞,又怎會穿成這樣子,一看便知你運動衣里什么也沒有,真空上陣,看你這兩個乳頭,都現出來了。是否來見我之后,便想順道去男生宿舍和他幽會!瞧來是不會假吧。難道你穿成這模樣來見我,是想帶點驚喜給老師,要和老師做那回事。」小美那曾想過,他身為老師竟會說出這些話來,不由驚上加驚,雙手忙揮,紅著臉急道:「不是……我不是的……」李老師奸笑一聲:「我不妨和你說,其實老師一早便喜歡你了,所以才暗暗留意你,才會讓我看到這么多事。你和信瑞相好,我可以不過問,便當我什么也不知,你們大可繼續交往,繼續做愛。只要你今晚能讓我舒舒服服,你的成績便包在我身上,要不然,我們便一拍兩散,你父母知道這事后,不妨想想后果會怎樣!」這個老淫蟲,終於露出淫蟲尾巴來了。

  小美聽得臉上通紅,咬著手指頭,瞪大美目望向他,實在不敢相信耳里的說話。

  但現實終究是現實,看來今晚必定逃不過他手掌心了,一時之間,腦袋不住轉動著念頭,希望能盡快想出一個法子來。

  老淫蟲豈肯讓她多考慮,立時壓迫過來:「若不想全校都知道這件事,今晚就好好服侍我,讓我滿意。我現在說三聲,若然不依,你現在可以隨時離去。」說話剛完,便叫了聲「一」。

  小美腦子亂極了,待他叫到「二」

  字,忙不迭道:「好吧!但……但我有一個要求,你一定要答應我,否則我寧可給父母知道。」李老師眉頭一皺,問道:「你且說來聽聽。」

  小美訥訥道:「今晚老師你想怎樣,到這地步,我也只好依你,只是……只是不可插進小美里面。」李老師心想,我盼有今日,已經待得久了,這樣一個天仙似的少女放在眼前,要是過份強硬,恐怕將到口的天鵝,馬上便要飛走。

  常言道:先下手為強,玩了再算,況且有過第一次,第二次便更容易了。

  尤其對付你這個雛兒,看你又有多少定力。

  一會兒我使出功夫來,保證把你弄得貼貼服服,跪著求我插翻你。

  這個老淫蟲信心十足,嘴角不禁抹過一絲笑意。

  當下道:「好!就這樣說,但你忍不住,可不關我事。」小美聽見他應承,登時放下心來。

  心想:「信瑞對我這么好,我可不能背叛他呢。」李老師站起身來,向小美道:「來,我們到那里去。」說著指了指近窗口處的雙人床。

  小美不情不愿的慢慢站起,李老師伸手過來,握住她的手臂,帶她來到床邊。

  看著這張雙人床,小美忽然又猶豫起來。

  李老師看見,出手硬拉她上床。

  小美重心一失,屁股便坐在床沿。

  李老師率先蹲在床上,說道:「肉棒已經硬得好厲害,快來給我摸一摸。」拉著小美的雙手,按到長褲前的小帳蓬。

  小美偷偷往那里瞄去,手已觸到那硬物處,雖然隔著牛仔褲,還是感到他真的異常堅硬,不禁望向他道:「老師你真是,無緣無故也硬成是樣子。」李老師道:「怎能說無緣無故。看見你這個美人兒,就是讓男人興奮,再見你今日這身打扮,胸前兩個乳房,把那件外衣挺得老高,乳房若隱若現,見了不硬起來,還算是男人么。」小美雖然自知樣貌嬌美動人,但當面給人如此稱贊,又怎能不高興。

  心想:「難怪當初信瑞見了自己,便如狼似虎般,拼命向我追求,原來自己還真有點魅力呢。」這時李老師當著她面前,快手快腳解開皮帶扣。

  小美只是坐在一旁,垂下頭看著。

  見他三扒兩撥,把牛仔褲脫去,順手掉在一旁,一條黑色內褲,緊緊包住那發硬的內棒。

  小美對男人的陽具早已不陌生,但這時乍見下,心里還不禁碰碰直跳。

  李老師笑道:「你這個小淫娃,又不是沒見過世面,還害羞什么?快來給我搓一會,握它一握。」說著拉住他的右手,拖到那暴硬之處,壓住她小手,一手按了下去。

  小美一碰之下,即覺它在手掌心亂跳,雖隔著內褲,仍是感到它的微溫,顯然這家伙已興奮到極點。

  李老師給她握住妙處,不由呼呼叫好,說道:「小淫娃,用力搓它,就像你玩信瑞的肉棒一樣。」小美心想:「信瑞的大肉棒怎能和你相談并論,它的大家伙可比你強多了。」心里這樣想,但也不敢違拗這個淫蟲,當下用力又握又按,弄得李老師雪雪喊好。

  「給我脫去褲子,用你的小嘴幫我含一會。」

  李老師得寸進尺道。

  小美一臉不愿,停下手來。

  李老師怒道:「莫說你沒給男人含過肉棒,還在等什么,今晚你若不好好依我說話做,弄得我妥妥貼貼,舒舒服服,什么后果,我不說你也該知道吧?」這明著是恐嚇,但小美確實有點擔憂,怕他反臉不認人,真的和父母一說,后果當真可不小啊!終於暗暗下定決心,今晚便任他為所欲為,盡力弄得他爽兮兮的,看他還有什么話說。

  心意已決,便雙手握住內褲兩旁,徐徐向下扯,一個龜頭首先探出頭來,最后整條男筋,全然落在她眼里。

  小美只見那根東西五寸來長,粗度一般,又怎能和信瑞的大筋相比,不免有點看不起這家伙。

  饒是如此,她還是把內褲褪出他雙腿,掉在床上。

  小美也不待他說話,便主動伏身到他胯間,先用小手握住陽具捋動一會,豈料才套得數十回,龜頭馬眼處已滲出白精來。

  李老師淫興大發,按住她的頭壓向陽具,粗聲道:「給我舔乾凈,用力含住它。」小美無奈,只好張開櫻桃小嘴,伸出小舌頭舔去龜頭上的精液,腥腥的好不難咽,不同信瑞的精液,又香又甜。

  其實男人的精液還不是一般味道,只因她心愛著信瑞,信瑞的一切,在她眼里,自然什么都是好的,這也是人之常情。

  小美手口并用,用力含住龜頭吸吮,間歇用舌頭在馬眼四周打著圈兒,弄得李老師直叫爽快,喘著氣道:「沒想你年紀輕輕,含陽的功夫竟如此了得,瞧來你時常幫信瑞這樣了。」這時小美口里含著東西,自是無法答他。

  又聽李老師道:「還有我的子孫袋,給我含弄一下。」小美望了他一眼,依然照做,小嘴下移,稍一吸吮,一個卵蛋已給她含入口中。

  小美的口技,早就練得到了家,這一下使出手段,李老師直爽得飛上云端,不住口喊好。

  小美嘴兒玩了一會,自己也感欲念來了,小穴里面竟發起騷來,宛如萬蟻爬行般,不由美臀擺了幾下,小嘴離開軟囊,再往上舔去,又把龜頭納入口中。

  這一回吸吮了十多分鐘,已見口舌麻軟,吐出陽具,抬起頭來。

  李老師終於嚐到甜頭,坐身而起,說道:「現在該由我來玩你了,你爬過來,背著身坐在我前面。」小美不敢違拗,乖乖的坐到他身前,依他說話,把背部靠住他胸膛。

  豈料才沒坐定,李老師已是急不及待,雙手從她雙腋環過前來,不由分說,隔著運動衣把她雙乳拿住,用力又搓又揉。

  小美立時「啊」

  了一聲,低頭望向胸口,見那兩只怪手把挺起的乳房握得緊緊的,衣服已給握得皺成一團。

  李老師一面捏玩,一面在她耳邊道:「少女的乳房就是不同,好柔軟啊,飽飽挺挺的,信瑞也很喜歡玩你的乳房吧?快說與我知。」小美點了點頭。

  李老師不滿,喝道:「我說答我,不是點頭。」這時小美終於知道,原來這個淫蟲和信瑞一樣,都是愛聽這些淫褻的言語。

  她發覺這點后,為求討好他,便輕聲說道:「他很喜歡,他和我做愛時,總喜歡一面抽插我的小穴,一面玩我一對乳房。」李老師乍聽之下,不禁聽得心頭火熱,問道:「你喜歡他這樣弄么?」小美漸漸給他弄得淫欲萌生,再加上存心逢迎他,言語便肆無忌憚,開始大膽起來。

  點頭道:「當然喜歡,小穴含住男人的陽具,乳房又給男人玩著,女人又怎會不喜歡。老師你呢?喜歡玩小美的乳房么?」李老師笑道:「這樣柔軟精致的美乳,又怎會不喜歡。就不知信瑞這個小子手藝如何,玩得你是否過癮!」小美垂著頭道:「他也很懂得玩,相信不會比你差呢。」李老師聽得氣上心頭,心想:「老子乃花叢圣手,就是九烈三貞碰著我,無不臣服我的肉棒下,今日若不使點手段,你也不知我的本事。」當下扯起她的外衣,一對美乳馬上跳了出來。

  李老師雙手包住,搓捏一會,贊道:「果然美妙,雖說不上大,但圓潤飽挺,乳頭鮮嫩,手感著實不錯。」說話之間,手指已集中在兩顆乳頭,捻搓挑撥。

  小美低頭看著他玩弄,也瞧得欲火焚身,口里「咿咿」的呻吟起來。

  李老師問道:「怎樣,我比你的信瑞如何?」

  小美低嗚道:「老師你好懂得玩,弄得小美好舒服。啊……我兩粒乳頭硬得好厲害,老師輕輕的玩,人家會痛哦。」這時李老師一手玩著乳房,一手伸到她胯間,隔著短褲揉壓。

  只覺那里脹脹的很柔軟。

  揉了一會,小美腰肢開始微擺,呻吟聲猶如夜鳥悲嗚,嚶嚶聲的叫將起來。

  李老師問:「舒服嗎?」

  小美顫著聲音:「好美,老師再用力些,小穴癢起來了。」李老師吩咐道:「自己動手脫去短褲。」小美輕抬美臀,雙手扯著褲頭慢慢拉到膝蓋,紅色運動褲給圈成一起。

  李老師在后等得心急,見她動作慢條斯理,便伸手提起她右腳,把右腳從短褲穿出,任由短褲掛在她左膝上。

  一條白色小內褲,緊緊包住小美的屁股,而她也不再害羞,雙腿撐高,大大的往兩旁分開。

  李老師把眼望去,見那兩腿間高高墳起,還隱約看見那漆黑的陰毛,不由淫心大動,一手包住她一只乳房,一手探到那三角地帶。

  小美不由嗯了一聲,發覺他的中指正點著蜜洞口,帶著內褲一起插了進去,指尖在四周磨刮著嫩肉,那股快感可真的不小,屁股禁不住搖動起來。

  李老師道:「爽嗎?我還有一招,保證你爽得翻白眼。」說著把她內褲握成一條布條,繼而用力往上扯,變成條形的內褲,猶如一條繩子,從兩片陰唇勒過,橫過那小縫,而最要命的,還壓著穴口頂端的陰核。

  小美果然爽得嚶聲連連,小穴和陰核同時不停地顫動。

  李老師執著褲條扯了一會,放回原狀,又用手指隔著內褲按了一會,發覺內褲已開始微濕,笑道:「這么快便流水了,真沒用。」小美低聲道:「老師你這樣弄,人家怎能受得住。」。只見李老師暗里一笑,手掌從褲頭伸進去,肉貼肉的直接按上她小穴。

  小美的身子猛地一抖,發覺指頭已插進穴里,還在內里挑撥勾掘。

  小美簡直美到入骨髓去,淫水開始往外涌出。

  李老師掘了一會,手指按住陰核,緩緩揉動。

  小美終於「啊」

  的大叫一聲:「不要摸那里,受不了。」

  李老師笑道:「又怎會受不了,你平日手淫,難道沒有揉陰核么?」小美喘氣道:「自己揉又怎同嘛。呀……爽死人了,小美真的受不住了!」李老師那肯理會她,反而揉得更厲害,一浪淫水,忽然從小穴涌出,弄得他滿手盡濕,笑道:「不愧是小淫娃,水兒真多。」小美已泄得軟著身子,雙腿間不停顫動。

  李老師道:「讓我幫你脫去內褲吧,要是信瑞問起來,因何弄濕了內褲,恐怕你也難回答他。來,乖乖的給我抬起屁股。」小美支著身軀,把屁股抬離床褥。

  李老師熟練地把內褲扯到大腿,再把她右腳穿出內褲,同樣把內褲掛在她左膝上。

  一縫紅艷艷的小穴,登時全展現了出來。

  她低著頭望去,見自己兩片陰唇水光閃然,禁不住大羞,一張俏臉,立即紅起來。

  李老師緊緊盯住花穴,看得口沬狂吞,在后道:「好可愛的小淫穴,快架開雙腿,待我好好玩你這個小淫娃。」小美的欲火已被挑起,聽后把兩腿大張。

  李老師也不和她客氣,雙手探前,用手指按住小穴兩側,往兩旁分開,內里鮮紅色的嫩肉,立即露了出來。

  李老師把小美的身軀略為放低,著她仰天半臥在他大腿上,好讓自己能看得更清楚。

  只見他從后彎下身來,瞧著小穴道:「好嫩的淫穴啊!紅撲撲的,真上馬上插進去。沒想你人既漂亮,小穴又美,難怪信瑞這么喜歡你。快對我說,信瑞是怎樣玩你這個小淫穴?」小美低聲道:「用手指,也會用口舔人家。」

  李老師又問道:「你一定喜歡他用陽具插進去了,是不是?」小美點頭道:「喜歡,望著他插入我身體,真的讓人很興奮。」李老師手指用力,再把小穴張成一個圓形,連內里的小黑洞都現了出來,說道:「信瑞的陽具便是插進這個小洞吧。」小美輕輕點頭。

  李老師反開穴頂的包皮,一顆鮮紅的肉豆冒了出來,看得他血脈賁張,手指壓住它猛揉。

  小美只顧不停顫抖,口里嚶嚀大作。

  李老師見她得趣,騰出右手握住她一邊乳房,來個雙管齊下。

  小美樂得昏頭昏腦,不住口呻吟。

  李老師把她放倒在床,蹲在一旁,把那根肉棒橫擱在她眼前。

  小美正樂在頭上,一手把它握在手中,肆意套弄,叫道:「老師的肉棒好硬啊,給小美吃,小美要吃老師的大棒棒。」李老師暗地發笑,知道這個小婬女開始發春了,今晚還不手到擒來,把她插翻上天,便即挺起肚腹,把肉棒遞到她嘴邊,手指依然掘著小穴,說道:「愛吃便吃好了,有本領便把我吸出來。」小美二話不說,張開櫻唇含住了龜頭。

  李老師從上往下望,見著這個青春漂亮的少女,心想這小妮子當真美得緊要,最難得她嬌態可人,又愛撒嬌撒癡,真沒想到,今日終於落在我手,刻下還含住自己的陽具,肆意狂吸,這等艷福,確不是人人得到。

  只見小美伸出舌頭,不住舔弄著龜頭,小手卻牢牢握住棒筋,不疾不徐的套動,不時又含入口中,使勁吸吮,直到口酸顎乏,才吐出肉棒,美目射向他,問道:「小美吃得老師舒服嗎?」李老師吐著大氣,說道:「還好,待我也好好弄你一會。」說著彎下身軀,雙手同時往那小穴進攻。

  見他一手弄著陰核,一手雙指合駢,直往穴里插去。

  小美大字似的臥著,口里狂喊不迭,任由他拔弄。

  過不多久,聽得小穴內「咕唧」

  聲大響,原來小美已丟了出來,陰精和著淫水,隨著手指的抽插,不停噴將出來。

  也不知弄了多久,小美迷迷糊糊間,發覺他已經停手,只是身子軟得猶如一堆泥。

  李老師望了她一眼,也不讓她回氣,說道:「我還沒有弄夠,快給我趴跪在床,豎高你的屁股給我玩。」小美無奈,只好依言翻轉身子,跪在床上,等著他第二輪的蹂躪。

  這個李老師當真變態一族,不知他是掘穴能手,還是嗜好此道。

  小美才翻過身體,雙膝仍沒跪定,已見他伸出雙手,先在屁股兩團臀肉著力捏了一捏,隨即伸出中指,二話不說,直插進小穴。

  小美才丟了身子不久,穴里正是淫水淋漓,這時給他手指一擠,「吱」一聲響過,陰精淫水同時給壓迫而出。

  李老師看見如此景象,連忙湊頭過去,用舌頭把淫水一一舔去,笑道:「好美味的水兒,信瑞可有這樣吃你的淫水?」小美見問,又知他愛聽淫詞浪語,點了點頭,輕聲說道:「嗯!信瑞常與我說,說人家的水兒又香又甜。更有一次,信瑞要人家在他面前手淫,就在高潮時,他拿起杯子,把流出的淫水盛著,一口就喝盡了。」李老師聽得興奮難當,心想:「真沒料到,看她外表清純美麗,骨子里卻淫蕩如此,竟敢在男人跟前手淫,若非她親口說出,怎敢相信這種事實。」一時聽得興起,淫心頓炎,把指在穴里用力挖掘起來。

  這一狠掘,立把小美欲火挑起,感覺手指每一戳刺,便全根沒進,且橫扣豎刮,下下落在妙處,不由快感連綿,滿口啊啊叫聲。

  而腿側兩旁,因異常亢奮致不住抖動,連開口求饒的氣力已沒有了。

  李老師恣情把弄,直弄得她軟倒在床,方罷手停止。

  小美被弄得體軟如綿,兀自昏昏沉沉,更不知剛才是苦是樂,只覺痛苦之中,卻混著異常的快感,由四方八面涌來,只是不停地喘氣。

  李老師抽出手指,把眼一看,見滿指水光燦然,竟然伸入口中,「唧唧」聲把淫水盡吸了去,暗地一笑,伸出雙手,把她扶起身來,說道:「現在還沒玩完,快給我跪起來。」小美聽見,只得勉強跪起,彎下纖腰,把個圓臀高高豎起。

  心里罵道:「這人好不蠻橫,弄得人家全身發軟,也不給人家回氣,便又要再來。」李老師的手指再次猛地闖進,小美眉頭一緊,哼出聲來。

  他也不理會,在穴里掘了數下,問道:「真是水流匝地,你必定快活死了!

  說給我知,剛才老師弄得你爽嗎?「

  小美本就心里叫苦,但回想過來,那股無名的快感,著實相當受用,於是點了點,低聲道:「老師你好生厲害,美死人家了……」李老師一笑:「既然這樣說,便再給你樂一樂吧。」說著之間,又再狠掘起來。

  小美身子又是一顫,這回比剛才還來得猛烈,只聽水聲四起,手指每一抽提,小穴猶如噴泉一般,一浪緊接一浪的淫水,飛濺而出,床上隨即濕了一大片。

  李老師狠掘一會,抽出手來,見眼前紅艷艷的嫩肉,露出一個黑黝黝的小肉洞,只有指頭般大小,甚是可愛,忍不住探頭上去,竟在小洞口吸吮起來,立時吃得「唧唧」有聲。

  小美如何禁受得起,陣陣難言的快感,從小穴往全身擴散,便如洪潮般淹至,她那張小嘴,不由半張半合,喘個不休。

  李老師埋頭吃了一會,笑道:「美女的味道就是不同,真好。」話后扶她仰臥在床,續道:「自己把腳豎高,用手箍定,乖乖的張開你的小穴。」小美對這動作,早就并不陌生,她在信瑞跟前,也經常主動抱腿大張,方便信瑞把玩小穴。

  她這時聽見,更不思索,先把一條大腿朝天豎起,以手臂圍住大腿,把個美穴全展現在他眼前。

  適才她趴跪在床,背著身軀,自己眼睛無法目睹,但現在這個姿勢,卻和剛才大有不同,小美只消側頭下望,便能清清楚楚瞧見男人的肆虐,性趣立時倍增。

  只見李老師位置一挪,已經蹲在她身旁,一手按住她玉股,一手把中指在穴里淺掘,接著挑出一絲淫水,拉得長長的讓小美來看,笑道:「你真是淫蕩,水兒竟會這么多。」小美張眼望去,也大羞起來。

  李老師雙手齊出,一手翻開陰核的包皮,一手伸指插進穴里狠挖。

  不用多久功夫,再把小美弄得身搖臀擺,嚶聲不絕。

  李老師見她如此側臥著,始終不夠過癮,便伸手把她身軀扶正,說道:「把小淫穴朝向天,用手圍住雙腿。」小美已是樂昏了頭,淫欲正盛,那有不依之理,連忙照辦不違。

  李老師雙指一駢,合指捅進,先是緩抽慢插,隨后開始狂掘起來。

  小美登時美得啊啊大叫,只覺他雙指總是挖在妙處,敏感異常,扣得數十回,淫水再也控制不住,宛似決堤般猛流不止。

  李老師手里動著,耳里卻聽著小美的低吟聲,喔喔輕啼,委實扣人心弦,不禁一面挖掘,一面盯著她的嬌容。

  只見小美俏臉微側,柳眉顰蹙。

  一雙水汪汪的眼睛,半開半閉,惹人憐愛。

  而那張天仙似的俏臉,紅殷殷的更顯可愛迷人。

  李老師望著這個俏嬌娃,一時也看得癡了,淫心更趨熾烈,心想:「今晚能玩著這個如此迷人的少女,也不枉此生了。」當下加緊手上的動作,飛快的狠扣猛掘。

  不消片刻,只見穴中淫水飛濺而出,竟射到他的嘴臉來。

  而這時的小美,已是欲火焚身,簡直是樂透了,呻吟聲此起彼落,間而又啊聲高叫,神情似苦似樂,美不可言。

  李老師見著她那迷醉表情,知她情欲大開,問道:「我這手挖穴神功厲害吧,信瑞這個小子,又怎能和我相比。這樣吧,倒不如你跟了我,保證你打后有得樂。」小美雖被他弄得癡癡迷迷,但他的說話,還是字字入耳,心想你雖然有點手段,但和我的信瑞相比,恐怕仍有不及,要我跟你這個老淫蟲,真是確也休想。

  李老師見她不答,又問了一次。

  小美氣他看輕信瑞,強忍著體內的快感,搖頭說道:「不……我還是要信瑞,他……也不比你弱,肉棒又粗又長,且硬度十足,插得小穴又脹又滿的,他每次都把人家肏得死去活來,爽死人了,我又怎能離開他而跟你呢。」李老師聽得忌心大起,不禁青筋暴現,再聽她連這個「肏」字都說出來了,心中更是不樂,當下手上用力,把一切怨氣全發在她那小穴上。

  叫道:「我就不信那小子強過我。你看著吧!」小美忽地「啊」的大叫一聲,往小穴望去,卻見李老師的雙指疾進疾出,飛也似的抽插著。

  望著男人淫虐自己的身體,那種興奮感,當真教人美得難以形容,欲念迅速急升,喊叫起來:「小美要給老師弄死了,再弄下去,小穴要壞了,弄壞人家的小穴,再也不能給信瑞肏了。」李老師忌意更盛,怒道:「你這小淫娃,心里就是想著給信瑞干。」小美喘氣道:「人家……人家喜歡信瑞嘛。啊……你好狠心,掘得這么深,小穴真的會弄壞呀。」李老師聽得三分怨恨,七分興奮,望著小美迷人的俏臉,又狠狠掘了一會,發覺穴中水聲嘹喨,「唧嚓唧嚓」的亂響,滔滔浪水,沿著她的大腿淋浪而下。

  如此弄了數十分鐘,小美已是渾身無力,軟著身子不住價喘氣。

  李老師也弄得夠了,停下手來,徐徐抽出雙指,只見指上濕淋淋的盡是淫水,不由一笑,遞到小美的嘴唇,叫道:「把牠吃掉。」小美緩緩張開眼睛,見他手指上盡是自己的淫水,一時看得淫心冒發,再也顧不得什么,探頭把他雙指含入口中,將水兒吮了個乾凈。

  李老師望著暗笑,抽出手指,又俯身到她胯間,存心要看看自己剛才的成果。

  只見他雙手把小穴一分,穴口實時張得圓圓大大,內里紅嫩的肉兒,早已泛著潤光,淫水滿布,甚是誘人。

  他越看越感有趣,剝開小穴頂端的包皮,用指頭揉擦那陰核。

  小美剛才給他一輪猛攻,早就軟弱無力,正自閉目喘氣。

  突然又給他這樣一弄,美目立即睜開,叫將起來:「不……不要再弄了……小美真的受不住。」李老那肯聽她,依然我行我素,還把手指再插入穴中。

  小美只是求饒,夾著「啊啊」呻吟聲。

  李老笑道:「要我停手也可以,便給我舔一舔吧。」小美連忙道:「我舔……小美給老師舔便是,但不要再弄了。」李老師笑問道:「舔什么,要說出來。」小美無奈,只好道:「小美幫老師舔龜頭,含老師的大肉棒。」李老師呵呵大笑,移身跪到她旁邊。

  小美自動自覺,伸出小手握住發燙肉棒,溫柔地為他套弄。

  李老師似乎還沒滿足,仍是把手伸到她胯間,手指撥弄著陰核,使盡百般手段,盡情挑逗她,好教她欲火焚身,開言懇求他肏弄。

  然而,小美卻另有她的心思,她知道這樣下去,一個處理不好,今晚勢必難逃出他魔掌,失身於他。

  唯今之計,只好盡快把他弄出來,方能自保。

  小美既有此念,一於在他的肉棒上下功夫。

  見她緊握肉棒,輕搓緩捋,拇指不時按在馬眼處,細細揉弄。

  李老師給她弄得大爽,不停口叫妙。

  小美望了他一眼,柔聲道:「老師你靠過來一點好么,小美想舔你的肉棒。」李老師笑道:「你先給我用手弄一弄,待一會兒,自會給你舔。」說話一落,又用手指挖掘她小穴。

  小美沒他辦法,只好大張雙腿,挺起小蜜穴,任由他把玩。

  豈料他愈弄愈狠,不覺間又給他掘得淫水淋漓,快感接連涌至。

  她不禁一面呻吟,一面支起身子,往胯間望去,見他手指仍是猛插不休。

  而最叫她難受的,卻是手指每一深插,均覺他彎起指頭,扣刮穴上的肉壁。

  這種磨人的強烈快感,叫她又如何忍得,只有張囗吐氣,怔怔的看著他把小穴踐踏摧殘。

  過了一會,老淫蟲似乎已經滿足,停下手來,俟前身軀道:「現在該到你了。」小美抬頭望他一眼,坐了起來,用雙手往后支起身子,一根青筋暴脹的肉棒,正好豎在她的眼前。

  只見她也不用手握扶,櫻唇輕張,丁香小舌已舔上他的龜頭,舔了一會,把整顆頭兒吸入口中,舌尖頂著馬眼,用力吸吮起來。

  李老師爽爽的叫了一聲,低頭望著小美吸弄,只見她粉腮忽起忽落,吃得唧唧亂響。

  他看得心頭火熱,說道:「用雙唇箍住肉棒,待我來抽插。」小美依然而為,用力含住他龜頭,隨見他猶如插穴般,急急抽提,每一沖插,龜頭直頂喉間。

  小美自十四五歲上,少女懷春,加上好奇心驅使,早便時常思想男人的陽具,還悄悄偷看哥哥的成人影碟,看見男人的陽具,又粗又大,尤其那些老外,更是長得怪物一般,便開始胡思亂想。

  每當晚間,孤枕獨眠,便想著一些心儀的男生,放情手淫。

  十六歲那年,在班上和一個男生相好,才交往一個月,就和他發生了關系,豈料那男生天生短小,小美心中老大不滿,但既然已經和他做了,也只好將就用著。

  從那時開始,她便愛上含玩男人的陽具,慢慢成了一種嗜好。

  直到認識了信瑞,瞞著那男生偷偷和他弄了一次,方知信瑞竟是人間上品,實不差那些成人影碟的男優,小美當天就給他迷上了。

  打后和那男生分手,開始和信瑞交往,而在這半年間,她才真正嚐到做愛的滋味。

  這時小美的唇舌功夫,早已練到爐火純青,李老師每一抽插,即覺她的小舌緊壓著龜棱,受用非常,禁不住連聲叫好。

  心想再如此下去,不用多久,非要射出來不可。

  當下停了下來,讓小美自行舔弄。

  小美得了自由,忙忙吐出肉棒,抬眼嗔道:「老師你怎么這樣狠心,想插破人家的喉嚨么?」李老師笑道:「若不這樣,怎顯得我的硬度。」小美啐了他一口,低頭用舌尖挑起他的龜頭,小嘴一動,已將它含住。

  李老師渾身俱爽,伸出中指,點著她的陰核緩緩輕揉。

  小美啊了一聲,一面為他含弄,一面看著他的手指。

  李老師問道:「怎樣,這樣弄得你舒服嗎?」

  小美伸手握住他的肉棒,美目上望,點頭道:「好舒服,請老師繼續玩小美。」李老師一笑:「你終於知道我的厲害吧。」小美也不答他,只顧著眼前的陽具,心想不管怎樣,也得弄它出來方可。

  二人一跪一坐,各自心思,如此弄了十多分鐘,李老師突然叫停了她,自己翻身仰臥在床上,說道:「你趴上來。」小美自然明白他的意思,掉過頭伏到他身上,接著兩腿一分,把個小穴遞到他眼前。

  李老師雙手抓開她雙股,小穴立即張開一個圓形,鮮紅色的蚌肉,全然坦露出來,一時瞧得心頭火熱,伸長舌頭猛舔。

  小美咿咿連聲,美得身搖臀擺,只因給男人雙手牢牢抓住,半點動彈不得。

  而小穴傳來的快感,一陣強似一陣,淫水奪門迸流,洶涌而出。

  李老師忽然叫道:「你不要只顧自己享受,快服侍我的肉棒。」小美連隨湊頭貼向肉棒,小嘴一張,便把龜頭納入口中,使勁吸吮。

  李老師也不怠慢,舌尖在小穴四周舔了數匝,以唇剝開她的包皮,把那陰核含入口中,咄咄聲大吸大吮。

  小美樂得白眼一翻,張口叫出聲來。

  硬挺挺的肉棒,立時自她口中彈出,頂著她的下顎。

  小美難敵這股快感,久久才能回過氣來,肩膀一縮,小口一張,再把肉棒含住,咬住龜頭,頭部上下疾晃,如此弄了十多分鐘,直到她口軟舌麻,而那根肉棒,依然堅硬如鐵。

  她確沒料到,這個老淫蟲精關甚牢,當真老而彌堅。

  李老師全神集中在她小穴上,一時舔弄,一時伸指在穴里扣挖。

  小美咬緊牙關,死命強忍,直到忍無可忍,終於開聲求道:「不能再弄了,請老師你停手,不如讓小美給老師打手槍,你說好么?」李老師笑道:「這樣也好,便看看你的口技厲害,還是你的手技厲害。」小美跨下身來,蹲到李老師胯間,伸手握住肉棒,見那肉棒炙熱燙手,仍篤簌簌的跳動,笑道:「老師的肉棒真的好硬,握在手上讓人好興奮。」李老師咧嘴一笑:「你這個小淫娃,就是喜歡男人的肉棒。趁著它硬得厲害,便讓我插進你小穴去,保證爽死你。」小美搖頭道:「你答應過人家不插進去的,怎地說過不算數。」李老師暗道:「這個娃兒的定力倒好,剛才這般弄你,到現在依然忍得住。」便道,「老師又怎會騙學生,只是見你喜歡,才會這樣說。好了,待我看看你的手藝,看你能否把我弄出來。」小美一笑,開始動手起來,她先是慢慢套弄一會,再低頭把龜頭吸舔片刻,才用力握緊捋動。

  李老師瞪著眼睛,怔怔的看著她,只見她美目流動,一邊套著肉棒,一邊不時望將過來,神情可愛,還帶著幾分少女的嬌羞。

  心想,這樣清純美麗的少女,欲念一來,還不是一個淫娃。

  小美使盡功夫,那根肉棒依然不為所動,全無半點射精跡象。

  她心里一急,低下頭來,含住了龜頭,而手上的動作,卻始終沒有停不。

  李老師經她一番播弄,也覺興奮難當,口里噓噓的喘著氣。

  小美見他胸膛起伏,口里吐著大氣,知他有點意思了,當即加重幾分藥力,含情脈脈的望住他,輕聲問道:「小美弄得老師舒服嗎?」李老師點頭道:「不錯不錯,果然有點手段。」小美道:「弄得人家手都軟了,老師你還不射出來,快點射吧,小美很想看看老師射精的樣子。」李老師笑道:「還沒有這么快,再加點功夫吧。」小美無奈,只好再接再厲。

  但再弄一會,依然如故,不由嗔道:「老師也真是的,這么久還不射出來。」李老師只是微笑,也不答她。

  小美忽地想起,自已每當和信瑞玩這個,他總是要撫摸自己的身體,增強欲念。

  看來男人還不是一般,或許這個方法能成,想到這里,輕聲說道:「老師你好不公平,只有小美弄你,你卻不來弄人家。」李老師笑問道:「你這個小淫娃,剛才弄得你還不夠么?好吧,那你想老師怎樣?」小美假意想一想,說道:「老師你且站起來,讓小美跪著給你弄,而老師也可以玩小美,這樣好么?」李老師微微一笑:「就是鬼點子多。」

  說話間挺著肉棒,徐徐站起身來。

  小美挪身過去,蹲在她身前,握住肉棒舔弄起來。

  李老師也不怠慢,一手輕撫她秀發,一手往下探,握住她一只乳房,肆意地把玩。

  小美也盡情相就,挺起胸脯,讓他為所欲所,口里卻含住龜頭,使出渾身解數,只求他快快射出來。

  李老師雙重享受,頓感興奮莫名,握住她一邊乳房,又握又搓,一只美乳,不住在他掌中變形。

  小美也被弄得嬌喘連連,小手飛快地給他捋動,抬著美目朝他道:「老師美嗎?快射給小美吧,小美要吃老師的精液。」李老師聽得欲火大增,肉棒不禁撲撲跳了幾跳。

  小美見這情景,知他快將完事,當即把龜頭對著小嘴,將開嘴巴,只等那男精射進去。

  李老師在上看見,更是興奮難當,果然不用多久,大叫起來:「射了,快要射了。」小美連隨手上加力,才套得數下,李老師噓了一聲,肉棒脈動,一股強而有力的熱精,立時噗噗迸射而出,如此連發數回,方泄盡一空。

  待得他全部泄盡,小美握住肉棒,把龜頭在臉上磨蹭一會,白膩膩的精液,立即涂滿她一臉。

  小美抬起頭來,問道:「老師射得真多,舒服么?」李老師這回一射,竟射得腳麻腦脹,渾身舒爽無比,徐徐說道:「真好,很久沒有如此盡興了!」小美道:「讓小美給老師舔乾凈吧。」

  張口把龜頭含住,吸吮一會,又吐將出來,在棒身來回洗舔,直到陽具軟倒下來,方肯罷口。

  李老師長長吐出一口氣,道:「小美真乖,老師越來越喜歡你了。」小美回他一笑,穿上衣服,望望墻上的掛鐘,見快將八時了,連忙向老師告辭。

  李老師也不刁難,由她自去。

  字節數:30818

  【完】


警告: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,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,否則后果自負!
鄭重聲明: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,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,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,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!
免責聲明: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,版權歸原創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,請通知我們,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,謝謝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網址:

排球比分第一比分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