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:影音先鋒能用的網址你懂的2018-求影音先鋒2018能看的網址-影音先鋒2018av網址你懂的-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!

當前位置:首頁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強暴小說  »  百鳳宮主

百鳳宮主

隨著「金芒天晶」的墮入凡間,位于頂點的天帝,其掌管萬物的無上神力亦日漸萎縮,身處輔佐天帝之職的「九天玄女」,義不容辭的接下重任,立誓未尋回天晶絕不重返天之頂。
  珍貴的異寶本來就會引起爭奪與殺機,直到百年前「九天俠女」紅倚憐靠著世傳的「九天焰蓮劍法」技壓群雄,聯系成立武林盟,將「金芒天晶」列為武林禁物,再也不許人們談論,才停止了無意義的殺戮。
  但誰也不知武林盟仍在暗中搜尋「金芒天晶」,這才是紅倚憐成立武林盟的真正目的,為完成「九天玄女」的命令。
  在鄰近武林盟誓約之首都「擎天」旁的「流仙鎮」,由于地勢之便,聚集了許多前往「擎天」朝圣,而中途休息的旅客,所以「流仙鎮」便成了客棧最密集的區域,民生也屬富庶之林。
  一個相貌俊秀又充滿英挺之氣的青年,正在和一個賣水果的七、八歲小孩殺價,他苦著臉道:「小孩子最善良了,看在我快要餓死的份上,兩個梨子賣一文錢好不好?」這名青年正是白安兒,由于初出江湖不知物價高低,很快就把乾娘白靈素給的盤纏用光了,但秉持家規也不能偷搶,從小也沒做過工作,以致現在只剩幾文錢,不得不省吃儉用像個窮酸。
  小孩嘟著嘴道:「不行,這是公定價,要是賣便宜了回去會被爹罵的。」安兒本就不善講價,也不堅持,聳肩道:「好吧。」付了一文錢,拿了一顆梨子,轉身正想解決今天的午飯,一顆梨子又飛了過來,原來是那賣水果的小孩,笑著道:「大哥哥,賣便宜是不行,不過就算買一送一好了。」安兒心中感動,世間還是處處有溫暖的,走了不遠后,兩顆梨子早就吃了精光,后方卻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,間中夾雜小孩子的哭聲,安兒大驚那不是剛剛那名小孩的聲音嗎,急忙趕了回去。
  只見大道上一匹神駿非常的白馬伴隨著四匹黑馬,白馬上的騎士是一個二十四、五歲的女子,英姿傲意畢露,一付不屑天下人的俏模樣,身材頎長,容貌清秀絕艷,玉肌雪膚,烏黑的披肩長發,由于跨騎使渾圓性感的雙腿,顯得更加曲線玲瓏,誘惑迷人。
  黑馬上的其中一女正隨手丟了幾錠銀子,被施舍者正是那名小孩被踢翻的水果攤,只見小孩哭個不停顯是嚇壞了,白馬騎士便是「七彩艷無雙」中的「百鳳宮主」橙雨鳳,另外四人則是近衛四鳳,都是千中選一的美女。
  安兒身形如電擋在隨即要離去的她們面前,生氣的道:「你們撞倒了人,怎么不誠心誠意道歉?」橙雨鳳掌管百鳳宮,連武林盟都要聽她的話,何時被頂撞過,只見她美目一瞪,道:「只不過踢翻一個攤子,何必太在意那種賤民,給的銀子可供他一年所需了,說不定他還是故意要讓我踢翻來騙錢的。」安兒一楞,他還沒見過這么不講理的人,怒氣勃發,沖前使出「百花圣心訣」中的「一花飄零」,孤高的身形在近衛四鳳還未轉去第二個念頭前,已如夢如仙般欺至橙雨鳳身前,張手往她胸部抓去,這看似簡單的一掌,內中大有玄虛,厲害并不在于攻勢的凌厲,而是顯示出的自信。
  橙雨鳳雖吃驚眼前這名英俊青年的武功出神入化,但因為她的武功早已晉入先天之境,連少林寺都能獨闖,更何況還有「浴火鳳凰」留下的「浴火重生策」做后盾,根本不把安兒放在眼里,手展「百鳥朝鳳」凝出鳳凰之形,由于自視甚高,她僅使出三成功力而已。
  但這就是橙雨鳳犯的最大錯誤,后來的結果雖不知是幸或不幸,但現在卻是要吃苦頭了,安兒檀中穴一閃,威力宏大的「天晶劍氣」如摧枯拉朽把鳳凰之形的護體真氣打散,順勢點了橙雨鳳的穴道,抱了她就跑,心想:「我非好好教訓她不可。」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從云鬢散亂中可以看出橙雨鳳掙扎過,玉雪般的纖細腰身裸露著,修長的大腿如絲緞一般光滑,柔和美麗的線條延伸到不著一絲的玉腳,潔白的腹部平坦,賁起的晶瑩胸肌裸裎,紅色的乳頭綴在尖峰上面顯得美艷無比,沒有一點瑕斑的皮膚,清秀脫俗的身體美麗得令人窒息,一點也看不出這付艷絕天下的胴體才剛受過極溫柔的暴行。
  此時的橙雨鳳身上再也找不到驕傲凌人的樣子,臉上掛著兩串悲痛可憐的清淚,她作夢也想不到自己的處子之貞竟會被人強奸,但下體傳來的疼痛和橙色恥毛上的斑斑落紅,卻讓她一再體認到這殘酷的惡夢正是現實。
  安兒坐在一旁調息,畢竟是「七彩艷無雙」中的一員,橙雨鳳豐沛的元陰讓他受用無窮,剛好可以緩沖剛融合的圣魔之氣,一直以來安兒對做愛的女人都存著尊敬之心,所以都不敢用「極樂銷魂功」的采陰補陽之法,但這次他真的生氣了,趁著替橙雨鳳開苞時,將她的內力全都化為己有,此時的橙雨鳳已跟尋常弱女一般毫無抵抗能力。
  橙雨鳳帶著怨毒語氣道:「你敢這樣對我,武林盟不會放過你的。」武林盟中除了峨嵋外,其余七派包括少林方丈,他們的妻子和情婦都是「百鳳宮」的百鳳之一,橙雨鳳說的話確實能令武林盟行動,但安兒因峨嵋的關系,早已對武林盟不恥,這時行功完畢后,聽到這話更是火上加油,對橙雨鳳道:「我不只敢對你這樣,還要那樣,把屁股扭過來。」橙雨鳳尖叫道:「什么?」巧俏的下巴由于太過震驚而發抖起來。
  安兒冷漠道:「我是說將你的屁股挪到我的眼前,還是你想我將你赤裸的丟到大街之上,讓眾人欣賞「百鳳宮主」誘人的嬌軀。」橙雨鳳暗咬銀牙,心想:「要是被大家看到我的丑態,我在武林的地位將付諸流水,還是忍一時之辱,等待良機再報仇。」好不容易說服自己之后,她以匍匐姿勢來到安兒面前,畏畏縮縮的將臀部翹向安兒的方向,「七彩艷無雙」活色生香的迷人胴體,在面前露出緊繃性感的雪臀,粉臀抬高成半趴跪,那種令人昏眩艷麗的嬌嫩光輝,就足夠使安兒眼睛為之一亮。
  面紅耳赤的橙雨鳳說道:「啊……不要看。」即使只是匍匐的姿勢就令她覺得臉上有如冒失般的羞愧,但安兒的手一直觸摸這渾圓及有量感的屁股,兩手如畫圓般來回的撫摸著瑩白如玉、渾圓挺翹的迷人豐臀,橙雨鳳疲倦的腰部靜靜的開始扭曲起來,同時靠近安兒的臉部時,感覺到男人的呼氣,不知不覺的想要將腰部移開。
  但安兒將豐滿且極為均稱的兩個肉丘深深的分開來,靈巧的十根手指深深吸起柔軟的屁股肉,橙雨鳳就這么在陌生的男人面前,將女人最害羞的部位暴露出來,疼痛及羞恥使得她那美麗的容貌扭曲,喘不過氣來的擺動著腰部,卻無法擺脫安兒的侵襲,只能強忍著滿腔的羞憤,認命的接受安兒的肆虐,男人的手在股溝上不住的游走,臀部被十根手指給完全的擴張開來,的確是連短毛都一根一根的給看到了。
 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安兒興奮笑道:「不愧是「百鳳宮主」,后庭也是如此的漂亮,周圍有著美麗的皺紋。」鼻子如聞嗅般的靠近后庭,發癢使得橙雨鳳想將臀部移開,突然將菊花蕾往里收縮,企圖逃避,但是安兒的呼氣已接近了,伸出濕答答的舌頭碰在菊花的中心位置,甚至于往內壓進去。
  橙雨鳳終于哭了起來,哀求道:「不……不要啊……」舌頭慢慢的插入她的菊花蕾內,被如此分開的話,她是動彈不得,只能扭動著臉部,抽抽答答的哭泣起來,安兒更加用力轉動舌,如畫圓般的玩弄著全部,上下的舐著,那種絕妙的舌技使得橙雨鳳隱藏住的被虐官能一下子有了反應,甜美的麻痹感整個集中在前面的秘穴。
  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橙雨鳳扭曲著身體,安兒只覺一層層的嫩肉緊緊夾住入侵的舌頭,那種溫暖緊實的程度比起秘洞內還要更勝幾分,手也在粉臀及大小腿上不停的撫摸,偶爾還在秘洞口揉搓著那小小的粉紅色珍珠,不消多時橙雨鳳小穴緩緩流出淫液,黏答答的口水也充滿著她的后庭,菊洞也逐漸滑溜順暢起來,安兒非常高興的將臉部和橙雨鳳的臀部緊貼在一起。
  橙雨鳳小穴流出的蜜汁正是傳說中的淫藥「鳳涎香」,安兒經綠芊芊百次一役后已有了抗體,但這時舔舐到「鳳涎香」還是使他比平常更加興奮,眼見橙雨鳳的后庭已經習慣了舌頭的動作,就將她的背部反轉過來,兩手伸到胸前玉峰上,輕輕搓揉著粉紅色的蓓蕾,直到橙雨鳳的呼吸再度濃濁,安兒的嘴唇如吸盤似的吸起橙雨鳳的后庭。
  比起害羞來,橙雨鳳這回可驚訝的叫不出聲來,受侵犯的菊花蕾被強烈的吸引著,馬上就如同燙傷般的灼熱起來,但是就在呻吟及感到厭煩當中,卻仍抵不住內心深處逐漸涌現的騷癢感,當后庭被壓迫而往上吸時,橙雨鳳的嚶嚶啜泣聲中,也開始夾雜著幾聲嬌媚的輕哼,尤其是秘洞深處那股空虛難耐的騷癢感更叫人難以忍受,更是令她羞得無地自容。
  從安兒的口腔中涌出了口水,黏答答的流到會陰處,口水和橙雨鳳后庭濃厚的味道混合在一起,橙雨鳳爬著向前逃避,但是安兒的嘴唇卻更加的和她的后庭緊緊貼在一起,一刻也沒有離開,不僅僅如此,安兒更加用力的將嘴唇吸住橙雨鳳的后庭,當發出「咻咻」的聲響時,橙雨鳳整個身體也向后仰,嬌靨剎時浮上一層酡紅,更加顯得嬌艷動人,令人愛煞。
  有著將最害羞的部位,暴露在這位幾乎可以說是陌生人的被虐感,且又有強奸自己第一次初夜的男子的厭惡感,但是卻又同時有一股強烈的酥麻快感涌上心頭,頓時叫橙雨鳳如遭電擊,花蜜從子宮的深處一下子溢了出來,全身不停的抽搐抖顫,不禁起了一陣暈眩,口中輕輕的「嗯~~」的一聲,叫她不由得羞得滿臉通紅,終于嘴唇離開了后庭,安兒用手指在充滿口水的后庭處撩了一下,橙雨鳳則連反應的力氣也沒有,柔軟厚重的臀部放了下來。
  橙雨鳳全裸的躺在地上中,安兒撫摸著她那豐滿的乳房不久,乳頭就整個堅硬起來,并且靜靜等待安兒下一個隨意的愛撫動作,雖然心中百般不愿,但是身體卻無法忍受挑逗,一陣的酥麻痛癢襲來,橙雨鳳自出世至今,何曾有過這種經驗,尤其后庭傳來歷久不散的感覺,微微麻痛、絲絲酥癢,更叫她慌亂不已,不禁發出了甜美的喘氣聲,同時閉上了眼睛。
  安兒的肉棒又再次的堅挺起來,引領著橙雨鳳晢白高雅的手指握住金芒肉棒,隨著力量的加入,肉棒變得如同鋼鐵般的堅硬,安兒的手玩弄起花瓣,那里也充滿了濕潤,稍微羞愧及極大的喜悅的橙雨鳳身體扭曲起來,所有的肉體可說是變得相當的敏感,從乳頭所發出的甜美官能電流傳達到了性器,并且一下子擴散到整個骨盤,橙雨鳳已經是非常的需要安兒了。
  從昏暗光線中,那個惱人成熟的裸身簡直是同一條大白蛇般的妖媚,橙雨鳳這次毫不害羞將那緊繃的屁股暴露在安兒的眼前,雙目緊閉,櫻唇微張,口中咿啊不斷,玉體微微抖顫,分明已是慾念橫生,安兒見到橙雨鳳這副嬌柔媚態,不由心中慾火高漲,在室內燈光的照明下,「百鳳宮主」的臀部是如此的艷麗,發出了令人目眩般的光彩,是非常美麗晢白的一塊美肉。
  安兒用兩手去撫摸橙雨鳳的臀部,如同剝開一個大蛋般的感覺,然而橙雨鳳也在甜美的嘆息聲中,靜靜的開始扭腰,可以說是隱藏女人所有羞恥的臀部的谷間被暴露出來,并且露出了后庭,比起秘穴來更是令人覺得害羞,橙雨鳳即使是閉上眼睛,也知道安兒一直盯著那兒看,手上更毫不松懈在她的身上不停的恣意輕薄,被手指逗弄得慾念橫生,橙雨鳳忍不住的尖聲狂叫,語調中帶著無盡的滿足感。
  安兒的手指觸摸到那兒,在指腹上加入壓力,然后揉弄起來,橙雨鳳在這一輪狂攻下,全身不停的抽搐,口中淫聲浪語不斷,再也見不到絲毫的反抗意念,后庭反射往里面收縮,但安兒的指頭如同在挖東西似,一陣啪啪急響,直插得橙雨鳳咿呀直叫,柳腰粉臀不住的擺動,有如久曠的怨婦般,迎合著安兒的抽送,變硬縮小的菊花被撬開了,呈現一副豐滿柔軟的樣子。
  被撬開的菊花,由于粗大手指的侵入,已經整個散掉了,橙雨鳳腦中一片空白,雙手死命的抓著地上,分明就要到達頂點,受到很細心按摩的后庭,已經是濕透了,不停的將那渾圓白嫩的雪臀往后搖擺頂動,半開著一雙迷離的美目,白晰的身體如同蛇一般的扭動著,并且從口中發出了呻吟聲,那種令人著急還有害羞的心情,使整個身體惱人般的扭曲起來。
  安兒的手指揉捏著后庭內部,在拔出插入之際,那插入后庭的一根手指支配著橙雨鳳整個身體,什么道德、貞操、羞恥,完全拋到九霄云外去了,只是一味的追求肉體的快感,橙雨鳳抬起腰部扭動著全身,所發出來的聲音是自己都非常清楚的甜美,簡直是要溶化一般,有著令人無法相信的興奮感,這可說是一種解放式的興奮感。
  用手扶著金芒肉棒,抵住橙雨鳳的菊花蕾,火熱熱的陽具緊緊壓在股溝之間,熨燙得橙雨鳳一陣酥酸麻癢,安兒開始緩緩的搖動腰部,慢慢的一寸寸擠入菊洞之內,橙雨鳳感到有渾圓且硬的東西觸到那兒,回過神來瞪著安兒并叫道:「啊!騙人……那兒是不同……快住手……」擺動屁股時和龜頭相磨擦,安兒馬上稍退少許,然后再繼續深入,如果是站著的話就可逃離,但是橙雨鳳只能發出聲音,龜頭的頂端嘎吱嘎吱的將處女地給割開來。
  好一番功夫才將整根肉棒完全塞到菊洞之內,橙雨鳳長長的頭發胡亂左右甩動,同時雨粒的淚珠飛散在臉上,全身充滿了汗水,一陣陣劇烈的疼痛,使她呻昑起來,由于橙雨鳳的抵抗掙扎,使直腸的肌肉不停的收縮夾緊,反而令安兒更加舒爽,不自覺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,安兒只覺胯下肉棒被一層層溫暖緊實的嫩肉給緊緊的纏繞住,尤其是洞口那種緊箍的程度有如要將肉棒給夾斷似的,更叫安兒舒爽得渾身毛孔全開。
  橙雨鳳一邊哭泣一邊叫著并且擺動著臀部,安兒撥開她的如云秀發,在柔美的粉頸及絲綢般的玉背上輕吻慢舐,兩手在玉峰蓓蕾不住的搓捻,漸漸肉棒的進出開始順暢了起來,但卻絲毫不減那股緊窄的美感,再加上菊洞內的溫度要比秘洞還要高,更令安兒感到興奮,兩手壓住甩動的臀部,內力全失的橙雨鳳被這么一壓,想逃也逃不掉,龜頭慢慢的插入她的體內,后庭銜住最粗大部份時,她覺得整個身體如同被撕裂成兩半一般的感覺。
  安兒將腰部扭的近些,緊抓住橙雨鳳的粉臀急抽猛送,有如毒蛇出洞般猛攻,熱騰騰的肉棒陷入直腸中,后庭被擴張到了極限,那上面原本很清楚的肉褶也消失了,在一陣陣酥麻痕癢的摧逼下,只覺陣陣絕妙快感有如浪濤般洶涌而來,橙雨鳳何嘗經歷過這種陣仗,頓時心中一陣慌亂,卻又無力反抗,內心感到悲憤莫名,兩串晶瑩的淚珠急涌而出,平日的英姿早已蕩然無存,那副楚楚可憐的樣子,著實叫人憐惜不已。
  安兒這時也發出了呻吟聲,肉莖上明顯可見隆起的靜脈,簡直是整個被擰住了,和陰道比起來,那是最強烈的收縮,橙雨鳳雖然全力抵抗從內心深處不斷襲來的陣陣快感,但同時在秘洞深處傳來有如蟲爬蟻行的騷癢感,只有在安兒的肉棒抽動后庭時才能止住那股叫人難耐的感覺,從那不停抖顫的嬌軀以及越來越急促的嬌喘看來,就知道她再也撐不了多久了。
  安兒將金芒肉棒停在橙雨鳳直腸的底部時,暗運內勁讓整根肉棒不住的抖動,將肉棒前端緊緊抵住深處不停的廝磨著,叫人難耐的酥麻酸癢終于將她插得渾身急抖,浪聲不絕,安兒再提起猛然一插,不過并沒有完全到底部,留有一公分的活動空間,一口含住橙雨鳳那小香墜般的耳垂不停的吸舔,偶爾還將舌頭伸入耳洞內輕輕的吹氣,吹得她全身汗毛直豎,不禁起了一陣抖顫,口中哼哈直喘,安兒就這樣開始一陣急抽緩送。
  只見橙雨鳳隨著安兒的抽送,柳腰粉臀不停的篩動迎合,發出陣陣啪啪的撞擊聲,她的眉間輕皺目光迷離,發燙的臉龐不斷地左右搖擺,安兒用右手摩搓一個柔軟的乳房,將左手手指插入橙雨鳳的秘洞之內不停的抽插摳挖,不消片刻橙雨鳳發覺從后庭的菊洞之內傳來陣陣快感,再加上手指在桃源洞內不住的摳弄,粉頸玉背上還不時傳來安兒輕柔綿密的舐吻,由喉際發出一連串介于悲鳴及喜悅的呻吟聲,她幾乎被這個男人完全牽制掌握住了。
  安兒突然一把將肉棒給抽了出來,抽得橙雨鳳彷佛連五臟六腑都給拉了出去,然后再一點一點的將肉棒給慢慢的插到深處不停的廝磨,只是反覆的作圓周運動,并開始轉動腰部,熟練的技巧幾乎將她的魂魂帶向宇宙天際飛翔一般的美好,她本能地追逐著安兒的動作,陣陣快感如浪濤般襲來,至此橙雨鳳的理智終于崩潰,完完全全的沈醉在淫慾的浪潮之中,口中嗯啊之聲、嬌媚的語調媚惑得安兒更狂暴。
  橙雨鳳忘情地喊出來,完全不忌諱女人有的矜持,兩手牢牢地攫住男人厚實的背部道:「啊……好……好極了……」整顆頭不停的左右搖擺,帶動如云的秀發有如瀑布般四散飛揚,嬌軀奮力的迎合安兒的抽插,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也不知道自己說了些什么,只覺得腦中五光十色的散放并裂開,情波愛浪襲卷而來,她的軀體被卷入半空中,瞬間又翻騰跌落,眼前一片空白,表現出的一陣陣乳波臀浪,真有一股說不出的淫靡美感。
  嬌喘連連的氣息,不停地由橙雨鳳口中發出,她第一次嘗到這種淫蕩的快感,欲仙欲死的感覺使她好似在生死線上旁徨不定,抬頭叫道:「啊……不行了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好爽……」終于忍受不住那股絕頂高潮,只見橙雨鳳突然一頓,全身肌肉繃得死緊,剎時一陣天旋地轉,全身不住的抽搐抖顫,死命的夾纏著胯下肉棒。
  安兒只覺橙雨鳳的直腸嫩肉一陣強力的收縮旋轉,夾得安兒萬分舒適,她的頭向后用力一仰的同時,口里大喊一聲「哦!」伴隨淫蕩的喘息,男人的精液直射入腸道,橙雨鳳雖然是聲嘶力吼,不過也的確有甜美感覺,腸內灌入了安兒的精液,當肉棒被慢慢的抽出時,精液也從肛口處流出來,她不斷發出類似悲鳴的呻吟,整個人癱在地上不停的嬌喘著,雙頰浮起一層妖艷的紅云,嬌軀仍不住的微微顫動,再也無法動彈分毫,全身呈現一副虛脫感。
  天際將明之時,安兒不知已在橙雨鳳前后洞征戰幾次了,但金芒肉棒仍是威風凜凜,多添一圈橙環更是神采奕奕,把橙雨鳳的臀部移到面前,正要再懲罰她一次時,滴水未進、疲憊不堪的橙雨鳳終于求饒道:「我……我不行了,再插下去……那里會壞掉的……我知道錯了,饒了我吧……」橙雨鳳只是別無辦法下只好屈服,順口討饒,想不到安兒聞言后,竟然輕輕撫著她的頭,柔聲道:「知道錯就好了,以后別再犯喔。」就拿衣服給橙雨鳳穿,原來安兒心思單純,只要認錯他就原諒別人了。
  橙雨鳳這時才明白安兒的個性,不禁大呼冤枉,要是早點認錯,就不用受這么多快樂的懲罰了,心中暗想:「他的武功那么高,反正我的處女本來就是留著攏絡最有價值的男人,如今可不能輕易放過他。」立刻哭道:「我雖然已經認錯,可是我的貞節被你毀了,以后再也沒有男人肯要我了。」安兒神色平常,他本來就不是吃過就跑的人,拍胸保證道:「沒有人要你的話,我會負責任的,可是當我的妻子,你就不能在做壞事喔。」金芒肉棒也像在承諾般的點頭,透明的黏液從尿道口滲了出來,橙雨鳳不聲不響的將舌伸到那兒,從下往上的舐了起來,剛剛都是被逼的,這次她可要盡情享受了。
  橙雨鳳赤裸的胴體嫩白光滑,安兒貪婪著捏揉彎曲的乳房,豐滿雙乳充滿彈性高高聳立,櫻桃般乳頭顫巍巍的隨著呼吸抖動,然后吸起堅挺的乳頭,成熟晢白的嫩肉布著濃厚的青春香味,是一種令男人的慾情瘋狂的甜美女人味,如同是在確認這個豐滿身材的用兩手去撩了一下,從削瘦的側腹到蜂腰,連接著婀娜多姿的臀部曲線,即使是不插入,也會令男人射精。
  安兒的唇爬行在橙雨鳳肚臍的周圍,柔軟的腹部起了波浪,這時口水流入了肚臍內,并且從彎曲的腹部流到了腿根盡處橙色的恥毛處,俯蓋著如水蜜桃般飽滿成熟的秘穴,安兒出神的將臉埋進收縮卷起的每一根陰毛,橙雨鳳自已也抬起膝蓋,將豐滿的雙腿張開,圓潤修長的雙腿美好勻稱,充滿健美的晢白大腿內,如同火焰般在燃燒著,安兒用舌唇玩弄品嘗,溶化的女人脂肪停留在口腔,喉嚨發出了聲響,并且用唇去撩大腿的根兒。
  深藏的花瓣被卷起,安兒的大肉棒插入了橙雨鳳的體內,陰道將整根肉棒埋藏了起來,她只覺一陣刺痛,緊接著就是一波波,無窮無盡的快感,當安兒的口水注入她口中時,橙雨鳳一口氣將它喝下去,晢白的豐潤兩腳糾纏在一起乞求著肉棒的抽送,簡直是妖媚到了極點,說不出是麻、是癢、是酸、是痛,那股舒暢的感覺,就是她做夢也沒想到過,令人欲仙欲死的快樂滋味。
  安兒蓋在上面和橙雨鳳幾乎分成兩半的身體重疊在一起,從正上方貫穿橙雨鳳的媚肉,乳白色的成熟肌膚,由于女人汗水而變的閃閃發亮,就在等待當中,橙雨鳳忽地騰身而起,豐滿均勻的雙腿死命的夾住安兒的腰部,雙手也緊緊抱住安兒的脖子,整個身體掛在安兒身上,瘋狂的聳動搖擺,淫靡的感覺更是令橙雨鳳的情感為之激昂,全身也涌起了興奮感。
  橙雨鳳的確是一步一步的接近高潮,她那豐腴嫩白的臀部,忽而左右搖擺研磨,忽而上下挺聳抽動,接受男人的大肉棒及愛撫,兩個飽滿豐碩,柔軟可人的乳房,隨著身體的動作,不斷的撞擊著安兒的面龐,安兒對于橙雨鳳的瘋狂浪勁,也是大感吃驚,他萬萬沒想到高傲的「百鳳宮主」,竟然能騷浪放蕩到如此地步,層層疊疊濕暖的嫩肉,不停的擠壓、研磨著他的陽具,那種舒服暢快的感覺,真是無法言喻。
  此時近衛四鳳破門而入,正好看到安兒一口氣的將強勁滾燙精液射入橙雨鳳的體內,瞬間達到了絕頂的高潮,安兒運起「百花圣心訣」的「圣心歸」,精液帶著無上的內力激蕩,使橙雨鳳的內力進復甚至增強一倍,她覺得全身十萬個毛孔,都張開了快樂的翅膀,帶她飛往愉悅的天堂。
  橙雨鳳喘著氣道:「你們來的正好,梅鳳、蘭鳳,過來服侍這位公子;竹鳳、菊鳳,去喚其余鳳兒過來。」從早做到晚,她已經不行了,看來要滿足安兒,恐怕要整個「百鳳宮」都賠進去吧,就這樣安兒的兩大后宮除了峨嵋派,百鳳宮亦納入他的胯下了。
  【完】


相關鏈接:

上一篇:我對不起你瑩兒 下一篇:雪女殺手

警告: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,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,否則后果自負!
鄭重聲明: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,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,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,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!
免責聲明: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,版權歸原創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,請通知我們,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,謝謝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網址:

排球比分第一比分网